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母爱——护理札记
日期:2017-05-02 作者:团结湖工作处 庞志谦 来源:农业部

  老妈今年85岁了,虽然有点腰弯、耳背、视力模糊,但身子骨还硬朗,跟大哥一起住在乡下,生活尚能自理。

  春节刚过不久,大哥突然打电话给我说,感到母亲哪里不对劲,问她自己却说没事。第二天上午哥的电话又急促的响起:妈的言语不详,半个身子不听使唤了!已叫了救护车送往县医院。接到电话,我马上离京返乡,直奔医院。

  今年春节我原答应妈妈回老家过年的,但因爱人住院手术而临时改变,没能回得去。哥说春节期间他还带着妈去舅舅家走亲戚,整个春节都挺好的。怎么突然就病了。

  到医院后了解到妈是得了急性脑梗塞,右脑少量出血导致左侧肢体行动不便,人的意识模糊,认知功能不清,迷迷糊糊,正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。此后的十几天,我和同样从外地赶回来的妹妹一直日夜在医院守护照顾妈妈。随着医生的有效治疗,妈的病情逐渐脱离危险,移出重症监护室,住进了普通病房。每天仍然打点滴,从一天五六瓶,逐渐减到二三瓶。治疗中,由于她意识不清,难于沟通,烦躁不安,常常不能与医生和家人配合,肢体乱动,经常跑针,两只瘦弱的胳膊上被扎的千疮百孔,都找不到扎针的地方了。

  由于病情造成她认知能力下降,我和妹妹管护她多日,她都叫不上我们的名字。亲朋好友来探视,也往往不能辨认。后来虽然好转,但也时清时昏。

  考虑到她卧床不起,不能活动,大小便无法下床,我们给她用上了纸尿裤。这是她平生第一次用这个东西,一开始很不习惯。穿上怎么也尿不出来,两手不停地撕扯要脱掉,在我们的再三劝导和坚持下,才很不情愿,勉强穿上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妈原来不听使唤的左手和左脚奇迹般的恢复功能,可以活动并下床走路了。头脑也逐渐清醒,认知能力渐渐复苏,病情大大好转。就不再给她穿纸尿裤了。

   这段时间,由于夜以继日的在医院护理,我着急上火,嗓子哑了,喉咙肿痛,妹妹失眠的毛病也愈来愈重。但妈妈每天晚上尿频尿急,不断起夜,有时一晚上起八九次,所以我们都不敢怠慢,根本休息不好,于是我们决定采取轮流值护的办法轮换休息。

  这天晚上轮我值守,我给妈吃了药,洗了脚,整好床铺安顿她休息。突然妈说:“乾,你给妈换上纸尿裤”。“什么?”,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又问了她一句。“给我穿上纸尿裤”。妈肯定的说。“为什么?”,我疑惑不解的问。妈低声慢慢地说:“穿上我晚上就不用起夜下床了,你也不用起来照顾我,能睡个好觉”。听了母亲的解释,我顿感心头一热,她都病成这样了,还想着为了让儿子休息而情愿穿上那个自己很穿不贯的纸尿裤。母爱的伟大瞬间穿透我的心!我含着热泪跪在床上给她换上了纸尿裤,心里默默地念着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。

 

 
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离退休干部局 网站维护制作:农业部信息中心
最佳浏览模式 1024*768分辨率
网站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、镜像
>>